王言择

(ノ๑`ȏ´๑)ノ︵⌨

熬到深夜,脑袋里准没有什么好思想.
循环了一晚上的音乐和一个支离破碎胡言乱语,上没头下没尾的片段.

(:з」∠)_ 球机会

LOFTER官方博客:

乐乎印品·T恤定制上线-公测价¥58 再赢1元体验

衣橱里那么多T恤,就少一件自己设计的?乐乎印品“T恤定制”服务已经上线,亲手设计一件T恤,68元搞定!

为了获得更多用户反馈改善体验,印品团队特邀LOFTER用户进行公测。公测期间¥58元包邮定制。7月12日12:00前在LOFTER推荐/转载 本文即表示报名参与。

进入乐乎印品定制T恤>>

公测商品:

T恤定制

活动详情:

在LOFTER内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随机选出:

10个“1元体验”机会(每天公布两名)

500个“公测价88折”优惠(每天公布100名,双休日延后发放)

优惠码使用方法:

公测优惠码会陆续发私信给选中用户,兑换方式:LOFTER App→“我的”→ 乐乎印品 →优惠券,输入优惠码。结算时选择“优惠码”。

获奖名单由 @乐乎印品 公示。希望参与公测的用户在收到T恤后,到LOFTER晒单并打上#乐乎印品#标签。

进入乐乎印品定制T恤>>

【库乐】小脑洞(〃ノωノ)

hey没错又是本萌新\(//∇//)\各位粽子节安康!
最近看着高考作文的那个漫画脑洞突然又喷涌而出了 不禁搬出了玩了将近三年的超人禁行令的梗(呸)
以及最近回顾邮轮上的派对被黑化乐帅到了啊啊啊啊啊啊 好几个脑洞和了一起就是这样的(buni) 如果戳到了雷区请允许文笔渣的我说声对不起就跑(*'▽'*)♪
库乐大大你们回来啊(绝望的哭喊)
以及库乐不逆(/ω\)(你)

   “明明那个恶法师更让人愤怒吧…为什么,为什么把错误全都归咎到我头上…”乐乐侠握着一纸《超人禁行令》泣不成声.

   “中央供水管道五条,路灯三根,临街商铺多处损坏…”不远处的洛克依然在向公民絮叨他带来的损失,但乐乐侠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到了黑森林河边,他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下.

   乐乐侠不能理解洛克的行为,虽然这样对庄园似乎也有好处——

   “但我平常真的不是这样啊,这次的损失只是稍微有些多而已…”

   “我可是,帮你们打败了威胁庄园安全的人啊…”

   意料之中的沉默.

    听到了不远处有人尾随而来的脚步声,觉得是超仔不放心跟了过来的乐乐侠继续说:“可是,库拉那个平时作恶多端惹人生厌的恶法师如果办了一件不算太坏的事,居然会受到人们的称赞…超仔,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错,有些人,总是需要被教育才会知道他们的决定有问题.”发现不是超仔的乐乐侠警觉地迅速回过头来,看见的是他刚才还在念叨的那个对象.

   “库…库拉!你又在说什么胡话!不要用你那些恶心又不齿的思想改变我保护庄园的心!”

   “知道吗,这就像是小学考试一般简单.一个总是交出完美答卷的孩子有一次卷子上因有一个小瑕疵而未得满分,等待他的只有亲人与老师的失望.而一个公认的差生因碰运气而及格,亲人和老师便大加称赞.”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别闹了乐乐侠,你真的甘心这么做吗?”

   定定地望着库拉满是笑意的眼神,乐乐侠不得不承认,这次,他真被库拉的话说动心了.

   我这样的浴血奋战,而他们,又回报给了我什么?

   我何必…

   观察到了乐乐侠脸色有变,库拉不动声色地继续诱导:“你也说了,你保护的是庄园,而不是这些思想片面又不知好歹的人们.”

   “既然这样,庄园易主,又有什么关系呢?”

   “来吧,我的魔法与智慧,你的勇气与力量,”乐乐侠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即将崩塌,库拉嘴角上扬,及时地伸出手来:
  
   “跟我走,摩尔庄园的历史,将会是被我们俩改写的.”

一篇给我库拉大大当6.1贺文的东西……?【buni】

   直到六一还有一个小时结束才想起来今天也是我库拉sama生日的我(:з」∠)_
   要图力没有要文力……也没有(一脸冷漠.jpg)但脑洞来的就是那么突然(:з」∠)_正好在循环《Far Too Young To Die》又想挤篇文【其实更像条小段子,,Ծ^Ծ,,】
   瑟瑟发抖文笔菜到抠脚的萌新求轻喷憋打脸(´ε`;)

 
   我从地下室小心托起那沾满尘灰的水晶球.

   向它凝视,水晶球中光影的流转愈发激烈,从中逐渐浮现的世界,映在我眼中.

   那是我朝思暮想的庄园,我为之倾尽全力的地方.

   有时我也扪心自问,真的值得为占领庄园这个不切实际的目标如此耗尽心血吗?但随后我总会自嘲地一笑,反正都这么多年了,再坚持一下也没什么关系.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黑魔法虽然对身体造成了难以挽回的创伤,但真的很有用.

   就拿我手上的这瓶青春药水来说吧,没有了它,我也许早已是风烛残年,只能歪在躺椅上回首人生的老人.

   菩提曾跟我不止一次地强调过这玩意的危害,无论是对摩尔庄园,还是对我自己.为此我们好像还兵戎相见过.

   但青春——这两个光是放到嘴边都能被细细咀嚼一番的字,对我的诱惑真的是太大了.

   菩提那个只想安度晚年的家伙,大概是不会懂的……

  
  

   “主人啊,您的大半生早已过去,您真的……还要再拼下去吗?”

   为什么不呢?

   我有整个庄园最强大的黑魔法.

   我有无数人梦寐以求的青春药水.

   我有对占领庄园几近疯狂的欲望.

   我有无限的精力与时间.

   我有如年轻人般的一腔热血.

   I'm far too young to die.

   我依然年轻.

   我离死亡太过遥远.